季大方,江西财经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江西师大学士,西南师大文学硕士,上海外国语大学博士生。国家留学基金委资助英国南安普敦大学访问学者。主要研究方向为英美文学,MBA案例教学法和商务英语等。为江西省高校中MBA资深教师,长期担任MBA和其他研究生英语等课程教学工作,并担任本科生英美文学和多种各层次课程的教学,教学经验丰富。曾多年参与世行和亚行贷款建设工程项目翻译工作和人民银行工商银行等金融英语培训工作。现兼任BEC剑桥商务英语考试江西考点口试考官,核心期刊江西财经大学《当代财经》英文翻译等。主要著述有《英国文学赏析》《决策中的伦理》等十多本及《论角色塑造中的变化幅度》《苹果园中的原型场》《论国际项目投标的战略定位》等20余篇论文。
欢迎光临我的教学网站! 如有所收获, 那将是我的莫大快乐。
  • 1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一日之差、悲剧铸成:谈谈《罗密欧与朱丽叶》  
廖康  
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因莎士比亚那支生花妙笔而家喻户晓。但在这悲剧中有个日期变更的细节,似乎没有人讨论过。星期一,罗密欧因决斗刺死朱丽叶的表哥提伯尔特,被放逐到曼多亚。朱丽叶的父母随即逼迫她于星期四嫁给帕里斯伯爵。在第三、第四幕中,人们反复提到这两个日子,而且大家都认为这一安排太紧迫。朱丽叶万般无奈,于星期二去找劳伦斯神父求助。神父为她定下服麻醉药,假死而实为沉睡42小时的计策。朱丽叶回转家来,假意忏悔了,服从父命。她父亲一高兴,大声吩咐道:“去请伯爵来,对他说,我要把婚礼改在明天早上举行。”1 把本来就很紧迫的婚礼又提前到星期三举行,连朱丽叶的母亲都觉得太仓促了,反对道:“不,还是到星期四再说吧,急什么呢?”朱丽叶却顺从地说:“奶妈,请你陪我到我的房间里去,帮我检点检点衣饰,看有哪几件可以在明天穿戴。”当晚,朱丽叶在那段著名的独白后饮药。她父母和仆人们为婚礼忙活了一夜。  
对此,至少可以提出两个问题。一,日期变更对劳伦斯神父的计策显然是有害无利,为什么朱丽叶毫不反对?二,莎士比亚为什么要安排日期变更这样一个细节?或者不如问,这样一个细节有什么作用?  

查看更多...

Tags: 英美文学园地

分类:文学纵横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376

To Be or Not to Be,哈姆莱特在想什么?

To Be or Not to Be,哈姆莱特在想什么?  
廖康
  
西方文学中被引用和改编的最多的一句话,大概就是莎士比亚在《哈姆莱特》里这段独白的第一句:“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1 无疑,哈姆莱特的确是在考虑生死存亡的大事。然而,他仅仅是在作哲学式的思考吗?抑或他在思考替父报仇应该采取什么行动?多数教授和评论家认为是前者,说哈姆莱特在经历了父亲突亡、母亲改嫁、叔父称王、朋友背叛、情人变心等一系列大变故后,对生活失去了信念和希望,因此发出这提问式的感叹:生不如死,一死了之算了!只是担心死后并非万事皆休,才犹豫不决。由于独白中有这样一句话,“要是他只要用一柄小小的刀子,就可以清算他自己的一生”,评论家们认为哈姆莱特有自杀的倾向,又担心死亦非那么简单的一件事,因而迟疑不决。正是由于对这段独白的这种理解和阐述,使许多人认为哈姆莱特是思想的巨人、行动的矮子,既犹豫又忧郁,优柔寡断、拖沓延宕。然而,我认为哈姆莱特首先是在考虑要不要起来行动、替父报仇,然后才发展为哲学式的思考。但这思考仍然直接涉及一个困苦着他的切身问题;这个问题令哈姆莱特如此羞愧,以至他在独白时都耻于将其用具体清晰的文字表达出来。不,我的观点绝非重复弗罗伊德详细论述过的恋母情结,我认为那种说法对哈姆莱特并不适应。哈姆莱特另有隐衷。  

查看更多...

Tags: 英美文学园地

分类:文学纵横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517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