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大方,江西财经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江西师大学士,西南师大文学硕士,上海外国语大学博士生。国家留学基金委资助英国南安普敦大学访问学者。主要研究方向为英美文学,MBA案例教学法和商务英语等。为江西省高校中MBA资深教师,长期担任MBA和其他研究生英语等课程教学工作,并担任本科生英美文学和多种各层次课程的教学,教学经验丰富。曾多年参与世行和亚行贷款建设工程项目翻译工作和人民银行工商银行等金融英语培训工作。现兼任BEC剑桥商务英语考试江西考点口试考官,核心期刊江西财经大学《当代财经》英文翻译等。主要著述有《英国文学赏析》《决策中的伦理》等十多本及《论角色塑造中的变化幅度》《苹果园中的原型场》《论国际项目投标的战略定位》等20余篇论文。
欢迎光临我的教学网站! 如有所收获, 那将是我的莫大快乐。
  • 1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诗 之 真 伪

诗 之 真 伪

    古希腊的柏拉图主张把诗人逐出理想国,理由是诗人不诚实,其言往往夸大失实,不可征信。十六世纪英国的菲利浦•锡德尼则为诗辩护,认为诗是一种虚构,一种创造,为自然所无,却胜于自然。千百年来,关于诗之真伪或善恶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息过。直到二十世纪中叶,英国诗人菲利浦•拉金及其身为文学讲师的女友莫尼卡•琼斯还一致认为爱尔兰诗人威廉•巴特勒•叶芝是“撒谎者”,认为读者关心的是切身的生活,而不是什么莫须有的“螺旋体”。后者还举叶芝的《湖岛因尼斯弗里》一诗中的“我要种九垄菜豆、一箱蜜蜂在那里”句,指斥诗人在胡说八道,因为菜豆太多,吃不完会烂掉,而蜂蜜倒可以储藏;正确的说法应该是“一垄菜豆、九箱蜜蜂”才对。这样吹毛求疵的批评不禁令人想起鲁迅所述日本学者据“白发三千丈”句断定中国人喜欢吹牛的故事。把这种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纠缠于细节的看法直斥为不懂诗的外行话,也许过于简单,因为持这种观点者不在少数,而且许多还是专业文学研究者。我们还是从诗歌创作本身来寻找答案吧。
    

查看更多...

分类:教与学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449

醉 与 狂——一个原型和《西风颂》

醉  与  狂
                      ——一个原型和《西风颂》
                       傅勇林

查看更多...

分类:外语学习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899
  • 1